新闻 天象 科普 器材 图库 交流 科幻 探索 星语 论坛 维基天文 下载
星友空间站 > 信息 > 科幻精品 > 科幻短篇 > 柏树村
现在时间: 2017年10月18日 15:39:00
柏树村

(2005年09月11日 17:24:09)
来源:《科幻世界》2001年9月号

□作者: 冯思

[1]






柏树村其实没有柏树,这件事有点蹊跷。对于一个测试员来说,事前弄清情况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即使是在巨大的物质诱惑面前。因此,尽管有数目不小的报酬,林凯仍然没忘记
向罗璞提出自己的疑问o
“小伙子, 同一个变量, 用kissme和用killme来命名有什么区别吗?”罗璞把皮箱往林凯面前一推,以便他能看清里面有多少印刷过的小纸片,“这只是一小部分,工作完成后报酬是这的3倍,这是老规矩o”
林凯向桌上瞟了瞟,钱的确不少o “我还是不明白,既然没有柏树,为什么不取个别的名字?比如梧桐村?对不起,如果不弄清楚这一点,恐怕我是不会干的o”
罗璞属于那种随机应变的人,他很自然地笑了笑,说: “我这么跟你说吧,柏树村以前是有柏树的,只不过测试的时候不太方便,那些小家伙经常爬到树顶上,还怎么去测试?以前那几个测试员嚷嚷得厉害,所以呢我后来就屏蔽了柏树模块。当然啦,如果你不介意爬树的话,我可以马上恢复柏树模块,那样就名副其实了。怎么样?”
“不必了。”林凯终于下定决心, “我做。”柏树村?有意思。林凯暗暗想道。
林凯的职业是测试员,全称是“虚拟人工智能测试员”o测试员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意味着高额的报酬和危险的生活,因为你无法知道你面对的是人工智能还是人造杀手。通常情况下,测试员在收下定金后,惟一能做的就是祈求程序员有聪明的大脑和高尚的职业道德,也就是说,程序员除了具备高超的编程技巧之外,还应具有优良的编程作风,这些优良作风之一,就是不能编写彩蛋”o在测试员圈子里,一直流传着许多关于彩蛋的悲惨故事:有的是因为彩蛋突然出现,受的刺激过大,精神崩溃而死;有的是由于彩蛋本身的Bug,被撕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世界真是螺旋形地发展,上个世纪的程序员以编写彩蛋作为自娱的手段,而今在人工智能领域,彩蛋已成了魔鬼的代名词。
至于测试员的工作,说起来也很简单。思维转换一测试一思维转换。所谓测试,其实也就是尝试与虚拟世界的人工智能交流并评估其智力水平。以前测试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靠的是外部测试法,比如举着 一个皮球,对着麦克风大叫: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如果人工智能回答“蛋糕”,那好,又失败 一次,不过人工智能通常回答的不是“蛋糕”而是“面包”o那时候的测试员普遍有个条件反射,一听到“蛋糕”或“面包”就有踢人的冲动。
后来人们认识到,外部测试法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出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由于沟通机制的相对落后,人工智能无法顺利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如同一个智力正常的人,被限制只能靠眨眼睛说话,当然会被认为是智力低下。为了较准确地确定其智力水平,人们发明了虚拟人工智能测试法,即通常所说的内部测试法。这种方法是将人的思维转化为意识流,将意识流在虚拟世界中通过其内置的VRT严函数重新包装,达到与人工智能直接交流的目的。显而易见,直接沟通有很大的危险,保不准不成熟的人工智能会强行覆盖测试员的意识流,那个测试员就只能以植物人的形式度过余生。然而正如林凯所说的, “玩的就是心跳”,再加上高额报酬的诱惑,因此在这一行,从业人员也不算少。
几年前林凯受聘于一家科研机构,有固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一次例行的测试使他丢掉了饭碗。那次测试时,林凯面对眼前的人工智能,提出众多问题中的一个: “你是谁?”林凯原以为它会回答“不知道”,因为人工智能还达不到自我认识的程度。谁知那个胖乎乎的家伙摇晃了一阵,突然说道: “我是你爸爸o”林凯马上就火了,飞起一脚命中10环,年轻人就这毛病。在虚拟世界中,林凯是0级优先进程,所以他这一脚很容易就干掉了人工智能的2级优先进程。几个程序员坚持说这不是彩蛋,还抛出源程序作证。哼,鬼才相信什么源程序,对于程序员而言,删除几条语句易如反掌,况且也没人真会去检查几千万行源代码。总而言之,那一脚让林凯除了丢掉工作,还失去了测试员执照。这次为罗璞打黑工,完全是迫于生计,因为人工智能还有可能蹦出个彩蛋说: “我是你爷爷。”
林凯捻灭烟头,倒在床上。你想得太多了,他对自己说。柏树村?试试看吧。



来到柏树村,林凯感到一阵阵头晕。转换过程并不快,大概是因为已经几年未做测试工作,不习惯的缘故。
“好了,我已经进来了。我正在村口,这里有座亭子。它在哪儿?”
罗璞在屏幕前监视一切,地图上代表林凯的红点不停闪烁。 “不知道,你得自己找,也许在子里面。0VER。”他的声音转换为电子信号进入虚拟世界,弥漫在整个天空,沉重而深厚。
“不知道?开什么玩笑!问问你的程序员,它的初始坐标是什么!”林凯一急,说话就很冲。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没人知道初始坐标。你到处转转,不要放过任何情况,注意,任何情况。随时报告你的进展。0VER。”
林凯在心里骂了一句,搞什么名堂。他四下望了望,好在柏树村不太大,两个小时足够走遍村子的所有角落。慢慢找吧,权且当作散步。他检查了一下装备,特别是传感器,那是与外界联系的惟一手段。一切准备妥当,他开始向村子进发。
柏树村做得很精致。林凯边走边欣赏,不仅暗暗赞叹。以前做测试,程序员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人工智能的编写上,而作为测试环境的虚拟世界,几乎没多少人重视,通常只是编写一块平地,再加上一座四四方方的小房子,仅需几百行代码。想到这里,林凯有些纳闷,难道这里的程序员编写的人工智能已经很完善了吗?
前面出现了一座双层楼的建筑。 “有必要进去吗?”林凯仰起头,打量着精美的窗户。
“先搜索其它地方,最后再进去。0VER。”
林凯皱了皱眉头: “拜托,你那个0VER说得像公鸡叫一样,不要0VER了0K?”
“●●●●●●顺着大路走,尽量仔细,任何情况都不能放过。”
奇怪的是,寻遍了柏树村,仍然没有找到人工智能的踪迹,林凯只得回到双层建筑前。
“注意,我现在要进入这栋房子了,坐标是(63,l?l,4),请缩小监视范围o”他推开大门
,小心地往里面探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小家伙,我知道你在这里
。林凯轻轻关上门,环视四周。
底楼很空旷,因为除了通往二楼的扶梯外,只有一个瓦罐,看来这里的程序员其实并不太勤快。林凯走过去踢了踢瓦罐,瓦罐只是摇晃了几下,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是人工智能。
那时候,林凯倒真心希望瓦罐摇晃了几下然后说:
“我是你爸爸。”
上了二楼,林凯彻底失望了。这里什么也没有,甚至没有帖图。站在窗户前,他居高临下地扫视整个村子。房屋,道路,花草,左前方还有一片柏树林。
呆了--会儿,他做出了决定。 “什么也没有,我要回来了,请作好转换准备。现在我在二楼,l 5分钟后到达村口。”
“别忙,再仔细找找,它一定就在附近。注意,任何情况都不能●●●●●●”还没等罗璞
说完,林凯火了: “任何情况任何情况,可笑!测试员还要兼职福尔摩斯!还能有什么情况?你己来看吧,房屋、道路、花草、柏树林,就是这个情况!”
柏树林?柏树村其实没有柏树的。
“等等!你恢复了柏树模块?”林凯急忙打开已经关闭的传感器, “这里有一片柏树林!”
“柏树?没有●●t●●●”
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个人都叫道: “就是它!” ·
我终于找到你了。林凯站在柏树林前。你小子跑不掉。
柏树没有反应。
林凯确定了柏树林的坐标, (98,1 22,2)。“那么,我们开始吧。”
你是谁?●●●●●●
你的形象是什么?●●●●●●
“它没反应。”林凯向罗璞报告说, “它一动也不动。”
“它会的,多试几次吧。”罗璞又补充道, “你自己看着办o” ·
那好。林凯不轻不重地踢了柏树一脚,柏树微微颤抖了一下。
又踢了一下o “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你说句话啊!”
柏树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突然间所有的柏树都树皮开裂,树枝迅速伸长,紧紧卷住林凯,越缠紧。“天!我遇到彩蛋了!”他叫道。
“不要慌,你是0级优先!”
对了,我是0级优先进程。林凯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狠狠地向柏树捅去。
刀子弯了。柏树也是0级优先!
林凯真的有些慌了: “天!柏树0级优先!罗璞!赶快冻结柏树进程!坐标(98,1 22,2)!赶快冻结柏树进程!”
树枝终于停止了收缩趋势,几近窒息的林凯从树枝缝隙中挣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只差一点点他就成为植物人了,他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罗璞和所有的程序员都围在林凯周围。林凯醒来之后,脸色很阴郁,眼睛一直死盯着那几个程序员。然后他站起来,向他们走去。他这样做的时候,吸了一口气,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
他挥动拳头,打中了一个看上去抗击打能力不强的程序员。那个人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为什么要编写彩蛋?彩蛋会吃人的你知不知道!”林凯的双眼似乎要喷出火来。
罗璞一把拉住林凯: "漫着,没人编写彩蛋!”他示意程序员离开, “这件事情需要解释,跟我来。”
来到中央控制室,林凯的拳头仍未松开。罗璞递过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他没有接。
罗璞也不介意,自己喝了起来。 “刚才那个东西不是我们编写的,它只是我们穷举出来的,他们不会编写彩蛋,我们有规定的,这点你不用怀疑。”
…它差点杀了我!你知不知道它差点杀了我!”
“听着,我们当然很抱歉,不过老实说,我们的确知道它会干什么,所以才需要你来测试。这点你能明白吗?”
想到在柏树村的时候,他们居然不知道人工智能的初始坐标,也和他说的差不多。林凯摇摇头o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研究人工智能的方法和其它科研机构不同,它并不是程序员编写出来的。编人工智能的思路是完全错误的,因为程序员一个模块一个模块组装起来的所谓人工智能只能处理编程时考虑到的情况,少数具有自学习能力,但也非常有限。后来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以一个人作为研究对象,在某一时刻--设为t0--构成他身体的所有原子,其排列情况是一定的。你可以想像有一张能拍摄原子的照相机在t0时刻照下这个人的身体,得到一张原子排布图。那么反过来,将原子按照原子排布图组装,得到的必定是状态与t0时刻的原本一模一样的复本o”
“再假设有一个程序大小为5byte,它的二进制位有5X 8=40 bit,这40 bit用m个0和n个l排列(0≤m≤40,0≤n≤4b,m+n=40,m、n巨z), 应有C0 40+Cl 40+C2 40+·..+C40 40=240种不同排列方法,在这些排列方法中,必有一种符合原采的5byte大小的程序。如果把排列的位数扩大,比如达到上亿GB,那么很有可能会穷举出真正的人工智能呢 ”
“但是,你又如何证明足够复杂的排列能产生人工智能呢?”
“直接证明很困难,可以采用间接类推的方法。用5个碳原子、l 2个氢原子排列,有3种烷烃:正戊烷、异戊烷和新戊烷;用更多种类和数量的原子排列,能产生更为复杂的物质;如果原子种类和数量继续增多,必有一种可能与原子排布图的原子种类及数量相同,在此基础上穷举所有可能,必定得到与原子排布图一模一样的排列,也就是说穷举出了智能。类推过来,只要0和l的排列足够复杂,必定能穷举出能够自我思考、自我发展的真正的人工智能。你懂我的意思吗?”
林凯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是说,穷举出刚才的柏树?如果那样的话,对不起,我不干了o”
罗璞连忙站起来,急切地说: “听我说,这只是一次意外,穷举是一种很无奈的办法,什么都可能产生,因为我们没有人工智能的0、l排布图,所以任何可能具有智能的排列都要被测试。也许柏树是我们穷举出的一种新病毒,没被检测出来,就像一就像用原子穷举出了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做测试员是要担风险的,这点你应该知道。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价钱还可以?倏悸恰!? 考虑了几秒钟,林凯还是答应了。 “只是,你的类推并不让人信服,凭什么能用排列足够复杂的0和l穷举出人工智能?”
“这点我无法保证,但是,”罗璞突然笑了笑,“我可以保证,用编程的方法绝不会产生人工智能--除非你把烷烃也当作人工智能。我们的理论是有希望的,所以我们要走下去。

接下来的几个月,林凯每天都要测试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那些穷举出来的小家伙倒是非常有趣,由于没有程序员的定向控制,它们呈现出更多的个性化,虽然看上去它们并不如编写的程序聪明,但它们的确可以算作“用自己的大脑思考”。5个月过去了,这天的测试发生了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林凯像往常一样来到柏树村,他一眼就发现了飞碟。那是一个飞碟状的物体,飘浮在空中非常醒目。
“你是谁?”林凯仰起头问道。飞碟旋转了一下,没有回答。
“沉默不是好习惯。”林凯自言自语。这时候飞碟开始下降,然后说道: “沉默呵,沉默,不在沉默中恋爱,就在沉默中变态。”
“天!”林凯不禁手舞足蹈, “你听见了吗?它能听懂我的意思!我敢打赌它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我听到了,很好!再问问它!”罗璞的声音也很激动。
“你再说说,小家伙。”林凯期待它的回答。飞碟倾斜了一个角度: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我最红。”
“我们大概穷举出了一位诗人。”林凯觉得有些好笑, “它的思维很混乱,不过很有
意思。”
罗璞仔细研究测试记录,很满意地说道: “更接近于精神病人,人工智能达到这样的程度,已经比编程方式先进若干倍。5个月穷举出精神病人,如果是线性关系,也许再过7个月它就会出现了。”
“它?你是指另一位精神病人?”
“你想想,”罗璞很神秘地说道, “照这样的速度,7个月能穷举出什么?上帝!是的,上帝7天造人,而人7个月穷举上帝!”
“天!你是不是疯了!穷举上帝?”林凯吃惊不小, “穷举出上帝干什么?自寻毁灭吗?别忙,我再想想●●●●●●不,不可能的,你的理论需要修正。现在看来,穷举出人工智能是可以的,但是,一种智能所能制造的另一种智能其智力水平不会不断增加,必有一个上限,而且这两种智能在智力水平上必定相差若干个数量级,只有这种数量级上的差异才能保证制造者的生存不会受
到被制造者的威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穷举上帝是不可能的,就像我们能穷举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永远也无法穷举我们一样,并且,”他默算了一下, “照目前的情况看,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已经接近上限,没有提高的空间了。”
 林凯果然说对了。罗璞坚持穷举了两个月,那些人工智能的智力水平并无多大提高,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挡在那里。
“我承认, 目前已经是人工智能发展的最高阶段o”罗璞不无遗憾地说, “的确不能穷举出上帝。最近一次排列今天下午进行测试,我们需要最终确认,你要准备好。” ’
, “不会错的,没必要测试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按照当初的协议,我可以休息了o”
林凯有些不耐烦地回绝道:“整天同精神病人打交道,智力会下降的。”
.‘,罗璞的语气近似乞求: “就一次了,最后一次,我们需要最后的确认。你也不在乎多一次转换,对不对?” .
林凯迟疑了一阵,最终还是答应了。他没有注意到,他面前的这个人,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人工智能已经输入柏树村。林凯跺跺脚,心情很愉快。完成了这次测试,报酬已经够他享用几年了,他要搬到一座宁静的海滨城市,找份悠闲轻松的工作,放松紧张的神经。
“我现在在--呃, (7,4,1)o我先靠右走,看看前面岔路口有没有。雾有点大,看不太清楚,拜托把浓度值调小,OK?”他想了想又说, “干脆屏蔽掉雾化模块算了,有没有情调无所谓。”
雾并没有如想像中那样立即消散,反而越来越浓,四周很快就充满了惨白的浓雾。林凯有一丝不快,但他不想影响自己的好心情,于是又拿起传感器: “喂,调小调小,我几乎看不见路了,不方便屏蔽就调小。听到了吗?”
无人回应,柏树村一片死寂。林凯正纳闷,天空中却飘来罗璞阴森的笑声: “小伙子,还记得最初的问题吗?用kiSS me和kill me命名变量有什么区别?嘿嘿,想知道答案吗?我告诉你,有区别的,它们一个在先,一个在后,现在我要选择后者来命名你了。”林凯一惊,本能地想跑,但在虚拟世界中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想到这一点,他反而平静下来。“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害我,如果是舍不得付费,我可以不要,一分钱都不要o”
“嘿嘿,你以为这么简单吗?我这么给你说吧,钱不是问题,只是你不该这么聪明。”罗璞又笑了, “你完善了我们的理论,但是你也能完善其他人的理论,而且,对于我们的研究情况,你知道得太多了,即使你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一定会来找你的。所以,很抱歉,我不过是保护自己的研究成果。植物人是不会说话的,这只是一场事故,对吧?”
林凯气得浑身发抖o “卑鄙!无耻!”
“随你怎么说都行。我马上就冻结你的进程,你还有时间许个愿,下辈子不做测试员了
,嘿嘿!”
然而在冻结的一刹那,林凯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当前的理论还不完备,有一个很大的漏洞,这个漏洞会让理论大厦的根基出现裂缝,继而造成理论大厦的彻底坍塌,甚至
会产生更为严重的影响。但是还没等他来得及鼓起勇气思考那更为严重的影响,表情已经凝固了。最后呈现在他脸上的,是痛苦、迷茫与无尽的恐惧。罗璞的论文发表之后,在学术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其中的核心理论更是举世震惊:1,智能源于复杂的排列,足够复杂的排列有可能产生智能;2,人为定向控制只能产生“类智能”,即具有某些智能表象,能够对特定条件作出特定反应,但却绝非真正智能的计算机程序,只有人为定向甄别所有排列,才有可能过滤出智能;3,一种智能必定比其所制造的另一种智能在智力水平上先进若干数量级,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前者不会受到后者的威胁,所以“计算机造反论”纯粹是杞人忧天。
尽管有不少人强烈反对他的观点,但这一年的图灵奖*仍然非他莫属。鲜花、掌声、笑脸包围了他。
然而这一切都不会长久。正如林凯在最后时刻突然想到的,他们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时间。两种智能的智力水平不同,但同时两种智能的时间概念也是不同的,只有在相同的时间概念下,第3条结论才能成立。他们没有穷举出上帝,但他们确实穷举出了撒旦。在罗璞领取图灵奖的同时,柏树村里的人工智能正以数亿倍于人类的速度悄悄地进化,没有任何理由以否定它们终将跑到人类的前面。不会有太长的等待,那些穷举出来的小家伙将以它们睿智的大脑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儿决定人类的命运--生存,或者是灭亡。
而这正是林凯还未来得及鼓足勇气思考的严重的影响。
(完)
 

转载文章请首先阅读有关转载说明


文章作者:冯思
责任编辑:skylook

[1]
上一篇:磁道
下一篇:命运注定的空间
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验证: --输入图片中的字母/数字,点击图片刷新.
系统菜单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包含:
搜索于:

系统登录
昵 称:
密 码:
 [取回密码]

企业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