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天象 科普 器材 图库 交流 科幻 探索 星语 论坛 维基天文 下载
星友空间站 > 信息 > 星语 > 星空散文 > 九月(外一章)
现在时间: 2017年12月16日 15:11:33
九月(外一章)

(2004年12月24日 19:58:37)
来源:故乡

□作者: 散雪飞花

[1]




十年了,未及屈指。九月在窗外静静聆听。

  苦夏混沌的梦还未醒,九月已在微凉中冉冉升起。轻轻悄悄,象一个窃心的贼。当你揉着惺忪的眼扭头望向窗外,望见那日光发白,叶子也泛起了背面的灰色,街边围坐的老人们只象征性的添了一件单衣,一个季节就已完成。窗前低空中划来划去的燕子象先知,早不见了凌厉的身影,瓦蓝的天上也找不到了一丝云彩,一切远了。
  
  这样的一个九月,一切都远了。绿色还在,而绿意远了;燕巢还在,而燕子远了;爱情还在,而所爱的人远了;昨日触手微温的酒杯还在,而朋友却已在千山之外。远了,就连那些热辣的风,以及狂放如鼓点的雨声。甚至明媚的风笛,穿透秋水的一刹,那汩汩流出的红,也在记忆的彼端,飘然远逝。
  
  天清清地阔阔。九月,清醒得使人缄默。我站在九月的晴空下,苍白得象一匹缟素。桂花开了,九月是桂花的季节。菊花开了,九月是菊花的季节。攒动的人影中,你一袭黑衣的走来了,一如你的名字。我尝试要想起些什么,可那是些什么又能想起些什么呢?我的意识与身体,被九月苍白的光冻结成一块透明的水晶——空空荡荡,除了偶或闪烁的几点光芒,什么都没有留下。
  
  你就走来了。黑色的一袭,我被击中时,口里还在喃喃:九月,这是个黑色的季节。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我还是喜欢无声的交谈。有光的时候,我用键盘,和朋友,陌生人,以及空气和臆想交谈。在黑暗中,我就用心和古人交谈。那些先哲并不曾教会过我什么,这样做纯粹是出于喜欢。无声的九月没有冲动——qiqi说她又上班了;ming说他很痛苦因为老婆再也不会回来了;flying仍然没有消息;bo说他在去西安的路上;an告诉我她在拍一部电影叫《我是一条鱼》;chang说他业务很忙没空和我瞎掰;niner说她好想有一次背叛婚姻的经历。我什么事也没有,懒。不想打开窗帘。我要把九月和我隔开,孤独在两个端点,就象苍白与黑,永不相遇。
  
  感冒。好象每个九月都会病一次。先生说九月是我的一个症节。也许吧。我无法摆脱对九月的钟情,我喜欢九月,凉爽的气息总能让我飞升。而九月是我的症节,我在九月生病,将来或许在九月里死去,我的九月坎坷得就象爱情。我剧烈的咳着。我知道九月在穿剌我的肺管。无孔不入的九月。从前的九月是怎么渡过的?诗?还是酒?我只知道,这个九月,我一无所有。我病得厉害,麻醉已经不再有任何作用。
  
  今天不去公司了,我说,我病了。我不想把自己暴露在九月里了。我喜欢九月,我不想再见到九月了。我要跨过九月的苍白与黑——直到霜冷,去踏落花。
  
  我在九月里恹恹地睡着了。我不想再暴露在可爱的九月里了。
  
  (二)
  
  无论是读诗或是写诗,九月都是最好的季节。从肌肤到心灵,无与伦比的敏感,可以让每一个有诗心的人产生诗的情绪。翻开九月的诗篇,在秋天里放歌。九月的爽朗萦绕在鼻翼,九月的爽朗穿过鼻腔穿过胸腔穿过腹腔,九月穿过所有的身体。九月,穿过心脏,透明的心脏。
  
  又仿佛在高原。那些的明亮而忧伤,在高原奔驰的倦怠,歇下时,就与死神比邻。歇下时,我又一次站在家园的边上,对着齐整的篱笆和那口老井说,我回来了。语调平缓,家园变色。九月是思乡的季节。每个人心中都有家园,不老的家园。家园其实不远,家园是意念深深的小屋。家园是一盏即将燃尽的烛火,风吹不息,雨淋不灭。家园是你往返的追逐,追逐的往返。家园是濒死的休憩,当你走远,家园就在天堂和睦的辉光里等你。
  
  在九月思乡。九月的天堂充满异样的金色。一个孩子在缓缓行进的卡车上抛洒着麦粒,那就是我,记忆中的九月,无法再次到达的九月。这个九月的晴朗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必须躺下来了。九月和我一起病着。高烧的九月。我知道它就在窗子的外面,象静静燃烧的火苗。我听到九月的咳嗽和我的咳嗽混在一起,类似一种沉闷的而零乱的脚步。不想打开窗帘。我要等九月把枝头的叶子烧成金黄,把绿草都烧成衰草——碧云天,黄叶地。我知道九月会结出果实的,在我幡然坐起的时刻。
  
  九月的歌声遥远而断续。分不清哪些是病中的幻觉。去年的九月,我在歌声里豪迈,那一次我病得更重,但很兴奋。我在九月里打开了所有的窗子,放歌,俯视忙碌的灵魂,孤独而快乐。九月是无法锁住的牢房,敞开的是心,关住的是躯体。九月是我的症节。这一次我真的想逃离这九月了。九月包围着房间,房间包围着我,我包围着心,心里藏着另一个九月。我在封闭的房间里无力的躲闪着。不再为九月写诗。我只在九月里读着我爱慕的诗篇。看,这一首我最喜欢,是十年前,安徽诗人陈先发的《九月》。我在病榻上高声朗读,带着呼吸困难产生的浓重的鼻音——
  
  如果在九月,我就把血中的灰尘洗干净
  打开菊花
  我把花里的异色也洗干净
  新月下,我悲戚的面容在砂粒上闪烁
  
  如果在九月,我就把大雁腐烂的骨头埋好
  埋在水中
  水啊,我死后
  也请你这样爱护我四溅的灵魂
  
  如果在九月,我还会把倾斜的雨扶住
  雨后
  我的眼泪惊醒了月亮
  月亮呀,我无边的愤怒只对你一个人说!
  
  现在十月将近,一切都已太晚
  爱情已经背叛,闪电也回到梦中
  
  十年了,未及屈指。九月在窗外静静聆听。

九月


转载文章请首先阅读有关转载说明


文章作者:散雪飞花
责任编辑:skylook

[1]
上一篇:一梦三四年
下一篇:刻下来的幸福时光
相关信息:

文章评论:
  1. ( - )
标题: (可选)
内容:
验证: --输入图片中的字母/数字,点击图片刷新.
系统菜单

热点信息

站内搜索
关键字:
包含:
搜索于:

系统登录
昵 称:
密 码:
 [取回密码]

企业合作